较好战歌之王第二百七十节绝世曲境

池州历史网 2020-09-23 05:05:40

战歌之王 去年第二百七十节 绝世曲境

“火龙灵?你是云乐的人?”

“不对,你身上没有那肮脏的气息……”

阿布纳索尔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苏璃身上,他那浑浊的目光之中,似乎多了一抹疑惑之色:

“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”

苏璃身上的火龙灵之力爆发出来,整座安宁湖畔的气温都提升了十几度。

她坚定不移地站在穆兵心的尸体旁:“我不认识你,也没有见过你。”

“不过如果你想要对他做点什么的话,我一定会阻止你。”

阿布纳索尔无声一笑:

“愚蠢。”

“你只是初步得到了火龙灵的认可,除非你能得到五龙灵的认可,否则你不可能阻止我。”

“这个混蛋杀了我最好的伙伴,我必须让他的尸体,变成他憎恶的样子。”

“这具身体……的确也配得上我的禁术。”

“我不想杀你,是因为……一些特殊的记忆,一些久远到我自己都无法想起的记忆,但千万不要试图挑衅我的底线。”

他往前走了一步,完全无视了苏璃。

他那白骨枯爪抓向了穆兵心的尸体!

穆兵心的尸体诡异而僵硬地站了起来,一步步地要走过去。

苏璃眉头一皱,一咬牙,刚想做些什么,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悲鸣从天而降!

轰!

仿佛流星陨石一般,藏剑以极快的速度砸下,生生砸在了阿布纳索尔的身边!

整个安宁湖畔被砸出来一个巨大的陨石坑!

大量湖水倒灌进去!

就连靠的近的苏璃,都被湖水沾湿了衣裳。

她只来得及护住穆兵心的尸体。

在那一瞬间,她甚至能感觉到,四周围的空间都被锁死了!

那一击,比云州的任何山岳都要沉重!

这就是藏剑的厉害之处!

“难怪大叔要挖这把剑出来……”

苏璃痴痴地看着眼这一幕。

湖水之下,阿布纳索尔整个人被藏剑穿心而过,死死地顶在了湖心!

看上去,他有些狼狈。

很多正在密切观察战况的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那个少年虽然不在了。

但他的剑还在,他留下来的意志还在!

阿布纳索尔依然不能为所欲为!

只是很快的,他们就变了颜色。

因为在他们眼中被藏剑钉死的阿布纳索尔,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。

哗啦啦!

在一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下,湖水倒卷而走,阿布纳索尔一步步,竟然艰难无比地从地上站了起来!

只不过他的双脚不断往下坍塌!

就来大地都无法支撑藏剑的重量!

但术士之王做到了。

“一具失去灵魂的肉壳有什么重要的?”

“我就知道你这种级别的剑,一定会死心塌地地守护自己的主人。”

“呵呵,你果然来了!”

术士之王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。

对他来说,报复穆兵心只是随手所为,那具肉体早就被穆兵心用秘法摧毁了大部分机能,就算动用禁术将其复活成不死者,也没有什么价值了。

他最在意的,还是穆兵心手里的那把藏剑!

这把剑,可以说是另外一个少年穆兵心了。

穆兵心死之后,藏剑便无迹可寻。

他一直在找藏剑的踪迹,而现在,终于将其逼了出来!

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!

他低喝一声。

身体上冒出团团黑色的烟雾,宛如烟灰一样诡异地倒卷起来,将藏剑吸纳在其中!

呜呜呜呜!

藏剑的剑身开始颤抖。

“红尘剑,我都能腐蚀,更何况你!”

术士之王冷笑着从藏剑之下脱身,抬头仰望这柄就会顶天立地的剑,露出贪婪之色:

“很快,你就是我的了。”

藏剑开始挣扎!

众人觉得不妙起来。

原来术士之王这一切的举动,都是为了藏剑而来!

藏剑固然厉害,但他现在,已经是一柄无主之剑,连红尘剑那样的古神兵,在漫长的镇压生涯中,都被术士之王慢慢腐化,变成了他的兵器。

藏剑再厉害,也无法支持太久。

毕竟他的力量,很大程度依托于穆兵心的意志。

穆兵心死去之后,无人再能继承那性命交修的剑意,藏剑很难逃离阿布纳索尔的魔掌。

很多人看着这一幕,怒吼着冲上去,但他们并不能改变什么,只能被阿布安索尔秒杀。

整个龙城,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人,已经寥寥无几了。

韩乐仍然在弦界之中,他的曲境已经近乎完成了,只是这些曲境虚影实在太难缠,他必须一个个对付过去!

他需要一些时间!

苏璃默默地看了一眼被困在弦界里的韩乐,忽然询问潜伏在自己体内的火龙灵:

“我的天赋,适合修炼剑术吗?”

火龙灵沉默了一会儿,苦笑说:“不适合,你对秘术和共鸣有独特的天赋,但剑道,需要从小修行,而且不断坚持付出……”

“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合修炼剑术的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你这么做,可能会拖累自己的前途。”

苏璃想了想:“可是我总不能我开着挖掘机挖出来的剑,被一个坏人抢到吧?”

火龙灵顿时有些语塞:“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。”

“当然不是了。”

苏璃欢快地拢了拢头发:“我决定了,哪怕剑道不适合我,从今往后,我开始学剑。”

“帮帮我吧。”

火龙灵苦笑一声。

下一秒,她整个人化为火焰真龙,直接贯穿了阿布纳索尔的灰色烟尘!

“你在做什么?!”

术士之王怒吼:“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……”

他的话音未落。

火龙灵的力量强行驱散了灰色的烟尘,藏剑忽而缩小,非常灵性地飞向了苏璃!

“我想学剑,你可以教我吗?”

她问那把剑。

藏剑想了想,最后点了点头。

于是她张开手,藏剑非常乖巧地落在她手心里。

轰!

苏璃整个人从半空中摔落下来,把地上砸出来一个巨大的坑洞!

哪怕火龙灵的力量支撑着她,竟然也无法捡起藏剑!

她的眼眶都红了,她的手骨处处碎裂,几乎被藏剑压成了两半!
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“笑死我了!”

阿布纳索尔仰天长笑:“小姑娘,你是来逗我的吗?明明没有那种力量,却妄图驾驭一把神兵。”

“看起来,火龙灵在你身上也是白费。”

“不如都一起给我了吧!”

坑洞地底。

苏璃艰难地对藏剑说:“你就不能变轻点?”

藏剑委屈地转了个一百八十度身。

那边厢,阿布纳索尔已经大步流星地走来,两只手摊开,一只手抓向了苏璃,一只手抓向了藏剑!

火龙灵对他来说虽然没有那么重要,但在对付云乐的时候,说不定有奇效。

至于藏剑,他是要定了!

眼看那枯黄的骨手就要将火龙灵和藏剑抓在手心里。

时间忽然停滞了一下。

不仅龙城,整个云州的时间都停滞了一下下!

虽然只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瞬间,但是很多人都察觉到了。

好像,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诞生了。

好像,有什么坚不可摧的物体破碎了。

术士之王的手僵在了那里。

因为一个人影拦在了他身前。

伴随着他的出现,龙城的上空,突然出现成千上万的曲境!

这些曲境虚影交叠在一起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!

炎黄界在韩乐体内徐徐运转,以西游世界为模板的一系列战歌曲境,被他成功融入了炎黄界中。

韩乐,一步入传奇!

那漫天虚影,都是炎黄界的折射!

随便折射出来的一个曲境,都足够普通的传奇乐师羡慕好久了。然而这些曲境,全部都是韩乐一个人的!

有些魂力强大的乐师突然感觉到了什么!

云州各地。

有人痴痴地看着龙城方向:

“一个绝世曲境……诞生了。”

也有人在低声议论:“真有这样的曲境?”

“绝世曲境不是打开五洲战场的钥匙之一么?”

“难道五洲战场又要开了?那大试炼场呢?”

“云州是多事之秋啊,云州智脑突然瘫痪,目前只能断定是龙城那边出了问题,大家都过去调查了,但想要得到结果,恐怕还要很久。在接下来一段时间,恐怕只能依靠我们自己对抗荒兽了!”

“我从龙界的朋友那里听说,古龙界回归了,五龙归天的话,云州地脉说不定会四分五裂,这天地,恐怕真的要大变了!”

一时间,所有目光都打向了龙城。

很多人日夜兼程往龙城赶来,只因为绝世曲境诞生时,产生的那一丝明悟。

当然,更多人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他们只看到了龙城方向,星光特别明亮。

……

“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个喜欢逞能的人。”<双方还就当前一些热点问题交换了意见。/p>

韩乐的声音温和无比,带着一丝好奇:“怎么突然想当英雄了?”

他看着苏璃说。

苏璃眨了眨眼睛:“能先把这把剑挪开么?”

韩乐低头,眉头一皱,发现以自己的力量,竟然也挪不开藏剑!

他现在的大道宗师的武者境界,单论力量,已经很强了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他终于意识到,穆兵心被藏剑弄的一个踉跄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了。

而是这把剑,真的很重。

“拿不下来。”

哪怕招呼出祖树金刀,都无法单纯以力量支撑起藏剑的重量。

“它难道不能自己飞走吗?”韩乐诧异道。

苏璃笑的很尴尬:“刚刚它和我签订了一个契约,只有我能拿起这把剑,才能成为他的主人……”

“我当时没仔细听,总觉得应该不会太夸张吧……而且也不能让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拿到这把剑吧?”

“于是就答应了。”

冷风吹过。

火龙灵瞪着眼睛看着苏璃,韩乐也忍不住莞尔摇头。

藏剑委屈巴巴地躺在苏璃的手心,似乎也因为契约的力量,暂时无法动弹。

“那你先研究一下。”

韩乐很快也感觉到,这种契约似乎无法依靠外力破解,可能只能依靠苏璃自己的力量了。

而他现在,还有一个重要的敌人在等待。

阿布纳索尔。

他被困在韩乐的万千曲境的虚影之中。

这些曲境只要再经过一步的升华,即可成为真正的弦界。

韩乐虽然没时间凝练这些曲境,但他们本身的强度,就不比弦界来的差!

跨啦啦!

阿布纳索尔破开几个曲境的折射,恶狠狠地盯着韩乐。

他的脸色灰败到了极点。

本来就没有多少血气,此时此刻,更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韩乐虽然没有主动对他出手,但自从他突破术士之王弦界的那一瞬间起,就已经重创了他。

“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韩乐淡淡地看着阿布纳索尔。

术士之王张张嘴吧,结果还没开口,就被韩乐丢到了天上!

天空之上,万千曲境折射,这是韩乐的绝世曲境的衍生世界,但也足够普通人喝一壶了。

本来的话,以术士之王的能力,自然不会畏惧这些衍生世界。

但他现在自身弦界被破,和他生命息息相关的夏虫也死了,他的实力已经低到一个谷地。

再加上,这些曲境的主人,刚刚被韩乐收拾了一通,这才臣服于韩乐,成为他诸多曲境之一,现在都憋着一肚子的火,看到一个生人进来,自然是不分好坏就招呼上去!

韩乐站在地上,看着齐天大圣的影子一棍将阿布纳索尔的身体打的四分五裂,而其他曲境神话生物也都纷纷一涌而上,心头微微有些快意。

传奇之后,他之前畏惧的曲境虚影就不再是问题所在了。

现在的他,可以说是随时能创造出一个个强大的曲境,为自己所用。

无垠曲库里的每一首战歌,都是真正地属于他了。

他自信,自从云州战歌法则创立以来,从来没有一个乐师能做到向他这样。

这是他的绝世曲境。

而他,便是战歌之王。

……

几分钟后。

天上那些衍生世界渐渐消失。

原本属于绝世曲境诞生的天地异象也徐徐离开龙城。

韩乐一把抓住了奄奄一息的阿布纳索尔。

他好像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衍生世界里的那些意识对他下了死手,失去和夏虫生命共享能力的他,显得是那么的脆弱。

韩乐没想到的是,不用自己出手,对方就快死了。

这未免给他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。自己的曲境世界真的有这么强吗?

他认真地看着术士之王:“现在感觉如何?”

后者浑浊的眼珠子转了转,看到韩乐的那一瞬间,突然双目突出,充满了血丝。

“……原来……是你。”

“我看到真相了……看到真相的人,终究难免一死。”

“或者发疯,或者死亡,你我都逃不过这宿命的。”

他的语气平静了很多,和之前那个状若癫狂的术士之王截然不同。

韩乐眉头一皱。

他仔细检查了一下,发现术士之王的灵魂并没有出现更换的情况。

那现在怎么搞的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?

难不成是自己曲境里的神话人物们的刚刚那一顿揍,直接给人揍傻了?

韩乐心里嘀咕了几句,也不准备磨叽了,直接送他上路。

只是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看到术士之王的眼神。

他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。

从之前的癫狂错乱,变得清澈无比,仿佛一个看到了未来的智者。

韩乐紧紧握住了他的衣服:“你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他曾经从徐简真那里了解到阿布纳索尔的一些过往,虽说和三尸地一脉不同,阿布纳索尔的术法自成一派,但按照徐简真等人的说法,术士之王最初的时候,应该是一个很睿智的王者才对。

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术士死心塌地地跟着他。

但是他复活之后的举动,为何会这么反常而疯狂?

他的眼神变化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“我要死了。”术士之王的声音很平静:“所以有一段很短的理智时期。”

“这本来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。看到那个东西的人,都得死,活下来的,也会发疯。”

“比如我,比如苏梨,比如箜篌……”

……


邢台治疗白癜风
西宁治白癜风
盆腔炎慢性宫颈炎吃什么药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