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道邪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放纵

池州历史网 2020-02-18 19:08:28

霸道邪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放纵

李虎没有理会他的话,而是灌了一瓶啤酒,然后一脸享受的说道:“以前上学的时候,这就是我的梦想,每天晚上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,吃着烤串,喝着小酒,生活是多么的惬意,没想到竟然在十几年之后才实现。”

他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感叹,微眯着眼睛,回忆着以前的生活。

萧寒和李树知道李虎以前的生活状态,他和妹妹李静两个人相依为命,全靠他挣钱养活两个人,还包括他们上学,日子过的很艰难。

现在回想起来,以前的日子,恍若做梦一样,可是一晃之间,已经快二十年了。

李树的神色有些悲伤,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杀掉的。

虽然已经报仇了,但是两人再也不可能回来了。

萧寒耸了耸肩,说道:“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,把握好现在,将那一份记忆珍藏,埋在心中,无论到什么时候,都不要忘记最初的美好就行了。”

他想得很开,不过也没有什么遗憾的地方,该抓住的都抓住了。

相比两人,萧寒觉得自己很幸福,所以他一点都不感叹。

“几个年轻人,感叹什么过去,你们还年轻,有着很长的时间呢,不要学老头子们在这里叹气。”老板走过来,笑着说道,同时将烤串送了上去。

“老板,我们的年纪可不比你小。”萧寒笑着说道。

“我都三十二了,看你们的样子,不过二十左右的样子,怎么可能比我年纪大。”老板笑着说道。

萧寒他们笑了笑没有说话,算一下,他们都快要到四十岁了。

三十八岁,这是萧寒的年纪,岁月如梭,真的过得很快。

李虎他们两人也是一样,全都没有和这个老板争辩。

他们吃着喝着,谈着过去,说着现在,畅想着将来。

“父母的死是我永远的伤,直到现在,一到半夜我半夜还忍不住大哭呢,他们死的太惨了,就留下我一个人,我心里好苦啊,我想他们。”李树喝醉了,在这里大哭,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,不过他根本就不在意。

以他的修为,自然不可能一点啤酒就喝醉,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“我父母双亡,记忆到现在为止,已经有些泛黄,昔日的双亲的容颜,都模糊不清了。”李虎苦笑。

萧寒没有说话,他从小母亲就被击杀,父亲为了救活母亲,走遍天上地下,宇宙边荒,到现在为止还在探寻,想要复活他的母亲。

到现在为止,萧寒没有见到自己父亲的真身,若说起来,三人都是可怜人。

他们越喝越郁闷,最后全都伤心的大哭了起来。

若是有人看到他们的表现,肯定会目瞪口呆,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军医萧寒,屠夫一般的存在,还有两个人,虽然实力不强,但是也是圣尊巅峰,也算是不错了。

他们竟然在这里大哭,一点形象都没有。

那个老板也是忍不住摇头,他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三个疯子,有点担心一会吃完了,他们会不会给钱。

“卧槽,你们够了没有?还哭个没完了,滚一边哭去。”终于有人受不了了,站了起来,大声呵斥。

这是一群人,足有十几个人,随着那个人站起来,其他人都站了起来,一脸蛮横。

“妈的,老子哭管你屁事,不愿意听你滚一边去。”李树直接骂道,他醉醺醺,指着对方大吼,虽然人数在少数,但是气势很足。

“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敢这样和老子说话,兄弟们,给我打。”那个男人顿时暴走了,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指着鼻子骂滚,他自然受不了,更不用说他本来就是周围的一霸,本来就非常的嚣张。

“打。”

萧寒他们很默契,拎着板凳冲了过去。

他们没有动用身为修士的力量,只是使用和普通人相当的力量和反应,和对方厮打在了一起,

两方人打成一团,萧寒身上挨了几下,有酒瓶子,也有板凳,在他的脑袋之上开花。

不过萧寒身体只是稍微晃动了两下,就算是再不动用修士的力量,但是他的抗击打能力,却不是普通人能够相比的,对方的攻击对于他来说,连挠痒痒都算不上。

李虎和李树也是一样,他们没有动用修士的力量,只是用相当于普通的力量和对方打在了一起。

老板欲哭无泪,桌椅损坏,他今天晚上是白干了。

十几个人,都被萧寒三人干趴下了,他们三人大笑,虽然狼狈,身上都是鞋印子,还有玻璃渣子,但是却一点伤势都没有。

这让那个老板看的目瞪口呆,他可是亲眼见到至少三个酒瓶子在萧寒的脑袋上爆开了,他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,难道练过铁头功。

“废材。”萧寒大笑。

“你们是一群娘们吗?一群人打不过我们三个人,太怂了吧。”李树大笑着说道。

“起来再打啊,你们不起来都不是带把的。”李虎也笑着喊道,醉醺醺的。

三人很放纵,彻底放开自己,体会了一把“凡人”的生活。

老板站在那里,不敢索要赔偿。

不过萧寒却伸手入怀,掏出一沓钱扔了过去,足有两三万。

“拿着。”萧寒说道,三人勾肩搭背,准备离开。

老板露出笑容,这样的话,今天晚上的损失就彻底补回来了,甚至还剩下很多。

“有种你们不要走。”那个开始找萧寒他们麻烦的人说道。

萧寒眯着眼睛,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怎么滴?还想打架。”

那个人哆嗦了一下,不过还是说道:“有种你等一会,我让人陪你打。”

“好,我倒是很期待,能打得过我的人还真不多呢。”萧寒笑着说道。

“你们来多少人,我们打多少人。”李虎嚣张的说道。

三人彻底是豁出去了,如同三个小混混一样,他们找到三把椅子,坐了下来,等待对方找的了前来。

不过出乎他们的意料,来的人并不是什么帮手,而是警察。

“大舅哥,啊,不,金所长,他们殴打我们。”那个人指着萧寒,直接向那一群警察说道。

“哼,无故殴打良好市民,带走。”金所长看了自己的妹夫一眼,心中暗恨他给自己找事情,不过想到自己的妹妹,加上这个妹夫平时孝敬他的不少,他也只能够帮助他。

不过,他却有一种感觉,自己这一身皮,早晚会被自己这个妹夫坑进去。

萧寒他们没有抵抗,被抓了进去了。

第二天,苏沐清她们是在派出所找到萧寒他们的。

所有的警察都被打的鼻青脸肿,萧寒他们三人大咧咧的在那里睡着,这让苏沐清她们好气又好笑。

若是传出去,军医和一群普通人打架斗殴,结果被抓进了警局之中,这绝对会让别人笑掉大牙的。

“老婆,你们怎么来了?”萧寒听到了动静,他揉了揉眼睛,打了一个哈欠说道。

“跟我回去,不嫌丢人是不是?”苏沐清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萧寒这才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,他脸色微微一红,尴尬一笑:“咳咳,今天天气不错啊,哥俩,起床了,回家了。”

李树和李虎这才一脸懵逼的醒来了,当看到苏沐清的时候,他们脖子一缩。

对于这个大嫂,他们还是非常敬畏的,

若说这个世界上能够绝对管得住萧寒的人,其中一个人绝对是苏沐清。

作为一群女人之中公认的大妇,萧寒给了苏沐清绝对的尊重。

所以,李虎和李树两人对苏沐清是非常敬畏的。特别是李虎,还曾经是苏沐清的学生。

“大嫂好。”他们喊了一声,站了起来,然后低下了头,一副做错事情的孩子的样子。

“走。”

苏沐清开口。

三人老实的跟在苏沐清的身后,没有半点异议。

“放了我们啊。”金所长大喊道。

“呵呵。”李温婉走了进来,她脸上带着冷笑。

“放了你们,那是不可能的,连军医都敢抓,你们胆子够肥的。”李温婉淡淡的说道。

金所长他们的脸都白了,军医,这个称呼让他们差一点想要晕过去。

刚才那三个人之中,竟然有人是军医,这怎么可能?

“你们的事情,都已经查清楚了,有些人就等着牢底坐穿吧。”李温婉说完,一些人冲进来,将他们抓住。

当然,也有些人被放掉,那是没有问题的人。

至于金所长,他自己的预感很正确,自己身上的那层皮,被自己的妹夫给坑掉了。

只是他没有想到,对方坑的那么大,得罪的竟然是军医。

他满脸绝望,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在那里。

这里的事情李温婉处理,第一是为了给萧寒出气,也算是顺带除掉了一个败类,倒不算是仗势欺人。

萧寒在龙宫之中,被苏沐清训了一顿,他低垂着头,找机会想要离开。

这种思想教育,实在是太折磨人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强大的气息爆发,邪气冲天,非常熟悉,萧战己他终于出现了,不过看样子正在和强者对决。

静脉曲张可以吃药吗
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
扬州癫痫病医院地址
友情链接